村民和章子怡同为影视公司股东,背后究竟是怎么回事?

博纳影业曾迁址乌鲁木齐寻求上市“绿色通道”,刀郎庄园入股并不稀奇。

2015年,刀郎庄园成立;2016年,博纳影业迁址乌鲁木齐寻求“绿色通道”上市;2017年,刀郎庄园突击入股。

这是博纳影业和刀郎庄园产生连续的整体时间线。但就是这样一家仅有0.06%股份的“小股东”,却成为了近期博纳影业最大的麻烦之一。在博纳影业11月5日成功过会之后,不少人关注到了这家主要由村委会为股东的公司,也因此引发了一些不必要的“套现猜测”。

但实际上,对于博纳影业来说,首先0.06%的股份实在是过于“迷你”,对博纳影业本身起不到任何实质性影响。其次刀郎庄园的“突击入股”,很可能和当年博纳影业迁址新疆乌鲁木齐寻求IPO绿色通道有关联。最后,刀郎庄园曾经有过突击入股拟上市公司,最终在禁售到期后立刻减持退场的先例,所以在博纳影业的身上,大概率也是“相同的战术”。

博纳影业作为近三年唯一一家过会的影视公司,虽然取得了IPO的阶段性胜利。但据悉在发审会之后,监管部门发出审核意见要求就有关问题再次提交文件予以补充说明。这意味着博纳影业距离“冲过终点”仍然有一段距离。

对于整个影视产业来说,博纳影业的上市与否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一个风向标。博纳影业多年对内容的尊重和在回A之路上的艰难让业内投入不少“同情分”。但是放在整个资本市场,从博纳影业和“村民入股”引发的猜测来看,依然对博纳影业较为苛刻。尽管税收风波等业内问题已经平息,但外界对影视产业的误解依然存在。

1

—博纳影业迁徙新疆,

可能是一切的开始—

博纳影业和刀郎庄园产生联系,大概率和当年迁址乌鲁木齐有关。

2015年,受困于在美股市场资本的长期看衰,博纳影业最终决定私有化退市从而寻求回归A股。但此后影视产业持续震荡,监管部门对影视公司也分外严格。为了更快的走完回A之路,博纳影业在2016年完成了注册地的“迁址计划”。

2016年9月,证监会发布了《中国证监会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表示将对于贫困地区企业IPO开辟绿色通道。2016年12月,博纳影业集团变更注册地,由北京迁往新疆乌鲁木齐。

根据《中国证监会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要求,证监会对注册地和主要生产经营地均在贫困地区且开展生产经营满三年,缴纳所得税满三年的企业,或者注册地在贫困地区,最近一年在贫困地区缴纳所得税不低于2000万元且承诺上市后三年内不变更注册地的企业,申请IPO时,适用“即报即过,审过即发”政策。

这对于苦苦等待又急于上市的博纳影业来说,自然是一个优质选择。但事实通过时间证明,搭乘“绿色通道”快车计划并没能让博纳影业短时间内迅速上市。经过了“老老实实的排队三年”,如今的博纳影业才跌跌撞撞的刚刚过会。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当年“绿色通道”的政策吸引力下,博纳影业的迁址是一次必然会做的选择。

2

—二者“交集”的时间线—

博纳影业和刀郎庄园有一条完整的时间线。

被外界认为“神秘”的刀郎庄园据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15年4月。公司由三家股东发起设立,注册资本2900万元。新疆凯迪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自治区国资)占40%,南达新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喀什民企)和村委会各占30%。2016年7月,南达新农业向乡希依提墩村民委员会出售所持30%的股份。

2016年9月,证监会发布了《中国证监会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表示将对于贫困地区企业IPO开辟绿色通道。2016年12月,博纳影业集团变更注册地,由北京迁往新疆乌鲁木齐。

2017年3月,在博纳影业递交招股说明书之前的融资当中,刀郎庄园突击入股。数据显示,当时刀郎庄园以约高达80.83 倍的市盈率认购了68.73万股,直接持有博纳影业0.06%的股份。

而在2018年6月份,恒大集团、中植集团、博纳影业金额分别捐赠1亿元、0.8亿元和 0.2亿元股份后,麦盖提县140个村委会对刀郎庄园以现金方式非公开协议增资2亿元,刀郎庄园注册资本增至2.29亿元,其中凯迪投资持股比例降至5.07%。2019年6月,凯迪投资将刀郎庄园5.07%的股份全部捐赠给麦盖提县慈善总会。

也就是说,如果从刀郎庄园突击入股满一年持股0.06%的成本和“反哺”来看,实际上刀郎庄园已经不亏。

实际上,关于刀郎庄园的问题,最为重要的是两点。一点是“村民公司”入股的合理性,另一点是为什么博纳影业会和刀郎庄园产生联系。

第一点,相关法律法规未禁止村委会、居委会担任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所以,刀郎庄园入股博纳影业,其实并无任何不妥。第二点,刀郎庄园注册在麦盖提县希依提墩乡希依提墩村,而新疆麦盖提县据悉是深交所定点帮扶县,而博纳影业恰恰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

在完整梳理完双方的时间线之后,大概率认为博纳影业和刀郎庄园是因为“IPO绿色通道”走到了一起,但如果就此引发外界的不良猜测实际上也大可不必。

3

—影视公司的资本化,

短期内可能不再是套现逻辑—

需正面看待影视公司的资本问题。

“村民入股”和“影视公司”联系起来,如果再加上章子怡、黄晓明等“豪华股东团”,那么必然会触动外界的敏感神经。毕竟直到现在,外界对于影视行业资本问题依然存在着非常大的偏见。

在理清博纳影业和刀郎庄园合作的由来之后,最后一个问题在于双方的未来。在2016年,新疆火炬上市前,董事长赵安林将其持有的200万股作价1000万元转让给了刀郎庄园。而在2018年,新疆火炬上交所挂牌上市一年禁售到期之后,刀郎庄园减持套现离场。

至于刀郎庄园是否会在博纳影业身上重复使用“退场战术”不得而知,但对于博纳影业来说,刀郎庄园本身0.06%的持股问题并不足以引发过多联想。而因为刀郎庄园的问题,博纳影业“明星股东”也成为了外界的焦点。

其中,章子怡认购了206.18万股,黄晓明认购343.63万股,张涵予认购343.63万股,毛俊杰认购34.36万股。张涵予、黄晓明分别持股0.31%,章子怡持股0.19%,陈宝国持股0.13%,黄建新和韩寒分别持股0.06%。

但不同于早期明星和影视公司的资本化,博纳影业和明星股东之间显然更趋向良性。因为博纳影业和合作密切的明星股东之间都保持了相对连贯的合作关系,例如陈宝国、张涵予都是博纳影业的股东,但也都与博纳影业签订了多部合作协议。

对于明星股东来说,实际上影视公司在当下的产业语境下没有太多的“套现”空间。单从博纳影业来看,最终上市之后博纳影业的市值会是其此前融资估值的多少,实际上是一个未知数。所以,如果明星是“即刻套现”的逻辑其实是很难站住脚的,因为明星入股的时间也基本上能够解读出影视产业资本化监管风向了。

那么,明星股东和影视公司之间,如果从一个投资的逻辑来看,其实还是“资源绑定”优于投资变现。当下产业“强人逻辑”依然是产业的核心,明星绑定进入到第二阶段,资源协同是一个绕不开的问题。对于博纳影业和明星股东来说,实际上在资源上的合作和绑定关系其实是一个长期性的。

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说,博纳影业毕竟是当下中国电影产业当中最优秀的民营公司,从资本的长期价值来说无疑是看好的。所以,过分聚焦明星股东投资博纳影业,最终上市是赚是亏其实从产业的逻辑上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起码就现在的产业状况来看还是需要看长远价值。

对于影视公司来说,如何解决资本难题在疫情之后更加凸显。而外界对影视公司“明星资本”的放大镜处理,也的确为其带来了很大的舆论压力。但需要看到的是,如今产业的发展可能已经从一种套现逻辑逐渐进入到价值逻辑,起码短期内经过疫情的影视产业其实已经没有太多“资本泡沫”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