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人也需要共同富裕

电影行业在高速发展后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垄断,同时一些新兴资本和新兴行业对于传统电影行业的渗透和“威胁”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

扶贫攻坚之后,是共同富裕。

2020年中国的经济重点在取得扶贫攻坚战的最终胜利,那么今年经济工作的重点和方向自然是所有人期待已久的共同富裕,这和所有人的工作和未来规划都密不可分,电影人(也包括观众)同样是当仁不让的。

从“双减政策”的出台,到反垄断和相关举措的施行,包括前几天北交所的建立,看起来关联性并不是特别紧密的经济事件其实背后都指向了“共同富裕”的终极目标,如果大家的钱袋子都鼓起来,当然对于每一个行业都会带来机会和机遇。

其实几年前电影行业的从业者无论是从个人收入(对比其他行业)还是社会声望都是不错的,虽然算不上什么金饭碗,但相对会稳定且安逸,无论是中高层领导还是基层从业者,大家或多或少都对自己的前途有一定的信心。

伴随行业的发展和社会经济整体前进,可能当下较紧迫和亟待解决的问题是大部分普通从业者的基本生活问题,或许渡过短时间疫情和其他因素干扰后,电影人也是需要参与并能够获得共同富裕的机会。

打破绝对垄断,让全行业均等发展

在中国电影开始进入到市场化改革后,的确通过社会经济的整体发展收益不浅,不管面临什么样的发展问题和障碍,仅从宏观上来看,在摆脱体制的绝对束缚后,民营资本的活力和相关部门的把控让内地电影市场能够获得更好的成长空间。

但问题也随之而来,和实体经济面临巨大冲击一样,电影行业在高速发展后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垄断,同时一些新兴资本和新兴行业对于传统电影行业的渗透和“威胁”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

当然毫无疑问从团购起到后来的电商票补,都让内地电影行业获得空前的发展机会,即便这种发展是通过消耗行业&观众本身来推进的,不过如果考虑到这些模式他们并不单一为内地电影设立和服务,那么电影行业本身的独特性或许是这些机制形成后期反噬的原因了。

目前虽然从行业本身来看,电商和几条大院线影管公司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垄断,但从对比其他行业的发展而言,电影产业的规模仍旧很小,即便有一定的“垄断”出现,也很难形成其他行业头部公司那种巨额利润。

不过这种垄断会对整个行业形成威胁和不利,特别是当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自身企业很难获得更好的发展机会后,行业未来的会逐步萎缩。此情况多多少少和目前垄断企业对产业的影响类似。

不同于其他行业的现状,电影产业是特别需要有相当雄厚的产业基础做铺垫,同时也需要有一定的数量、发展形势和规模不同的产业节点做补充,仅从观众复杂的需求来看,一定程度的垄断虽然会带来方便,但对于扩大观众群体、提供多元化的服务内容和方式显然是不足的。

两年前相关部门曾督促内地院线进行整合,也在某些渠道对于一些行业垄断企业有所限制和调整,受到行业本身的发展需要,这些问题短期内很难有改善,但就长远的发展趋势来看,打破相对的垄断和更好的整合势在必行。

提高电影的精神建设,结合产业的物质提升

虽然没有明确的指示和通告,中国内地对于电影的重视程度一点不比其他国家差,大多数的时候普通人可能更多着眼于我们对于电影的限制(和阉割),但作为精神文明中的一环,电影所要起到的作用非同寻常。

在强调发展共同富裕的时候,大部分人更容易将经济发展看得更为重要,但当我们提出共同富裕概念起,就已经将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一并提及,并一直都在强调相比于物质文明的充裕,精神文明才是最终目标。

显然相对于把文化产业、娱乐产业和电影产业当成首要扶持的一些国家和地区,中国内地在未能形成全面摆脱贫困是不合适的。但面临共同富裕的大前提下,把一部分精力能力财力投入到效果更容易凸显的文化产业也是水到渠成的。

其实在之前内地经济发展过程中,也的确将一部分资源和精力投入到文化产业中,特别是教育产业更是如此,只不过在双减政策出台之前,由于存在各种问题和限制,我们很难更好的去平衡一些问题,继而导致一定程度的资源浪费。

如果能够通过产业调整促进教育行业的进步,或许会在基础上解决很多的问题,可能也会促进整个文化产业的进步,虽然教育行业的提升不会特别直接作用到电影行业,但电影毕竟是文化产业中的一环,打好基础教育对于电影行业也是非常必要的。

和国内整体经济发展类似,内地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对于电影行业发展存在了只看数字累计、继而忽略掉精神层面的架构。即便时不时会出现一些具有较高精神文化建设提升层面的作品和成就时,无论是传统媒体、新媒体、从业者和平台观众,对于其接受和消费欲望都不高,很难将一些作品的重视程度提升到其应有的地位。

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电影才不能完全用普通商品经济的发展思维去衡量其是否在产业上取得成功,电影产业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和模式,以文化建设为核心才能更好的发展。

当然,电影产业发展是离不开底层的经济建设,或者说没有好的经济发展基础、没有好的物质文明建设,终端的电影院都是空谈。同样对于观众从业者而言,只有手中握有足够充沛的可支配收入,才能更好的消费电影,也许这是一个更良性的循环吧。

现在在中国内地做电影产业,最不可能缺少还是相关部门的支持和鼓励,好在于文化建设已经成为未来和科技建设同样重要的发展方向,这可能对于电影行业算是一个利好的苗头。

从业者的自信和努力,将是共同富裕的基础

在相关部门着重强调“共同富裕”的概念后,腾讯和阿里两大企业都拿出100亿的资金在未来用以发展共同富裕,同时也有数家传统&新兴企业表示在未来将更大力度去回馈社会。

从近期提出“共同富裕”的畅想以来,各个渠道对此项策略的讨论和分析远比早期更为强烈,究其原因可能是原来少数的财富集中者其资产远不及今时今日庞大,今天提出“共同富裕”留给大家遐想的空间更多了。

如果回到五六年前,电影行业上上下下都算具有吸引力的行业,能够进入到其中,哪怕只是一个影城经理或者发行专员都会青年人非常光荣,且不说当时对比大部分普通人都有一份不错的收入。

不过近两年,大部分从业者反而缺失了一份自信,要知道无论是市场基础和条件的改善,现在内地的电影整体环境并不差,只不过前期所出现的一些主客观原因导致问题集中在近两年爆发,同时疫情也有相当的影响。

其实电影行业的共同富裕和其他行业是有相似一些层面,共同富裕肯定不会养“懒人”,也不会照顾胆小的人。在其他行业自信和工作努力的人都有机会去分享共同富裕的果实,电影行业也是一样的。

当一个躺平青年可能现在很舒服,或者说在当前电影市场整体不景气的时候缺乏信心几乎是所有人都存在的问题,或者这也是现阶段很多从业者萎靡不振的一个原因。

中国电影的产业化差不多走了十余年的历史,前前后后进出这个行业的人很多,有一些是被行业淘汰、也有一些是被自己所淘汰。和其他行业一样,行业自身有新陈代谢是非常正常的现象,同时我们也的确需要更多有用的人才来补充行业的一些空缺。

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最大的电影市场,也拥有全世界最灿烂的文化底蕴,也有全世界最丰厚的人才基础,这些都是在未来能够提供足够多的市场发展机会,这也是电影从业者看好未来电影行业发展的信心之所在。

北京环球影城的价格公布后,可能很多基层从业者对这个价格“望洋兴叹”,虽说即便是最高的门票并不是高不可攀,但如果考虑到园区内的消费的话,很多人的钱包是干瘪的。

这并不是电影从业者所希望看到的,可能去不去环球影城、能不能在里面消费的起不是衡量一个从业者收入高低的主要杠杆,但实现一定程度的财富自由可能是所有电影人的切实的梦想之一吧。

可能这些并不算很高的财富自由是“共同富裕”的一个基础目标,也是电影人努力的方向,不仅仅是需要电影人自己去努力和单凭自信,也需要国家在多个方面给与电影行业&文化产业更多的支持、鼓励和扶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