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来了,五一档没来

清明节创下10年最低票房记录后,今年的五一档也“钱景”惨淡。新片撤退,预售低迷,观众还愿意走进电影院吗?

不仅观众难以走进“五一档”,众多新电影也在逃离。

《猪猪侠大电影·海洋日记》在4月18日率先宣布退出今年五一档。随后,包括《哥,你好》《检察风云》《您好,北京》《迷你世界之觉醒》《保你平安》《遇见你》《我是霸王龙》在内的新片,也纷纷撤档。去年五一档打破票房、人次、场次三项影史最高纪录的盛况,恐怕难以在今年延续。

多部新片的撤离,正在浇灭观众的热情。资深影迷杨雪每个月都要约朋友看电影,但这个五一假期,她不打算进电影院了,“我还是想看一些剧情精彩、值得回味的电影,或者视觉和声光效果好的好莱坞大片。但目前上映的要么是比较娱乐化、幼稚的动画片,要么是流量明星和粉丝导向的爱情片,不是太吸引我。”

对于即将到来的五一假期,她已经和朋友约好了剧本杀,来代替以往的电影项目。

受疫情影响,今年以来,全国影院营业率屡次下跌,截至2022年4月27日,全国影院营业率仅为54.6%。其中,吉林、上海的影院均处于关闭状态,南方多个重要票仓城市的营业率也处于低位。

有业内人士悲观预测,这个五一档票房,或许会像今年的清明档一样,再创历史新低。

寒冬中的影视行业,何时能等到春天?

8部新片,集体“消失”

喜剧片一向是假期档的重磅玩家。

撤档影片中,开心麻花出品喜剧电影《哥,你好》最受观众期待,该片主打亲情、爱情、温情等元素,剧情和爆款喜剧片《你好,李焕英》略有相似,讲述了青年小伍穿越回80年代,和青年时期的父亲、母亲重遇的故事。领衔主演为马丽、常远、魏翔。

此前,马丽、魏翔主演的《这个杀手不太冷静》大获成功,该片以26亿票房夺得2022年春节档亚军,可见主演票房号召力和观众基础之强大。截至4月28日,在猫眼专业版上,该影片的累计想看人数达到了15.8万。 

喜剧片《保你平安》同样无缘在五一假期和观众见面。该片的主演李雪琴、尹正很受年轻人欢迎,影片讲述了卖墓为生的魏平安为客户韩露破解谣言,查明真相的欢乐故事。 

两部影片的撤档,令这个五一档缺少了以往的“喜剧”色彩。

此外,犯罪类型片《检察风云》曾被院方和影迷视作五一档的重磅大片,该片演员阵容齐聚多位人气明星,包括黄景瑜、白百何、王丽坤、王千源、冯绍峰等,导演麦兆辉还曾执导过《无间道》系列。在2021年五一档期间上映的同类型犯罪片《扫黑·决战》最终斩获4亿多票房。

《豹变》注意到,截至4月28日,五一档期间上映的新片仅有《我是真的讨厌异地恋》《坏蛋联盟》《出拳吧,妈妈》三部,比2021年少了九部。

部分业内人士已经预料到了五一档票房市场的冷清,朝阳一家影院的运营经理坦言:“现在电影院开门的少,电影放出来也卖不了票房,片方都想等开门再拿出来放,这样赚钱机会大,现在放映血本无归。”

他显得很悲观:“没有好片子,再加上疫情,观众也不愿意来。上座率低、票房低迷,片方更不愿意排片上映。这个五一档估计比清明档票房还要差,很有可能再创新低。”

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截至4月28日,五一档预售票房仅为200万元,总售出电影票5.47万张。3部首映新片的预售额共计124.6万元。

五一档对电影视市场的重要性不容小觑,相关数据显示,五一档是春节、暑期、国庆之后的第四大票房揽收时段。节假日档期在票房市场中的占比也在不断提升,2016年以来,节假日档期票房在全国票房大盘中的占比一直在20%上下,到2021年时,节假日档期在全国票房大盘中的占比已经达到了36%。

2021年的五一档更是被称为“史上最挤五一档”,打破了五一档票房、人次、场次三项影史最高纪录。对出品方和院方而言,错失今年的五一档可谓损失惨重。

不过,五一档的萧条并不令人意外,自从2022年春节档以来,电影市场票房便十分低迷,今年的清明节档票房还创下了近10年新低。

原定于今年清明档上映的《人生大事》《神探大战》《你是我的春天》《一周的朋友》等影片就曾宣布取消上映计划。

数据显示,2022年4月3日清明“小长假”首日,全国电影票房未能突破5000万关口,观影人次约134万人。而2021年4月3日,国内电影票房还高达2.79亿元。

片方、影院还挺得住吗?

随着疫情反复不定,影视公司上交的成绩单也十分惨淡。

根据财报,《检察风云》出品方之一的文投控股今年一季度营收为2.3亿元,同比下降32.1%;净利润-7965万元,上年同期为1077万元,由盈转亏。

《保你平安》出品方之一的中国电影今年一季度营收为9.46亿元,同比减少24.83%,净利润1.16亿元,同比下降19.32%。此外,光线传媒、北京文化等公司2021年也都处于亏损之中。

作为影视行业下游的影院方,承受着租金、内容端的多方压力,自然难逃疫情肆虐。

金逸影视4月29日发布的一季报显示,公司收入3.66亿元,同比减少24.27%,净利润-4162.77万元,同比减少347.87%。分季度来看,这一季度金逸影视营收和净利润的降幅已经创下2020年一季度以来新低。

万达电影同样表现不佳,不仅一季度收入同比减少16%,净利润更是同比减少近91%。 

对此,万达电影表示,自己主控的电影《你是我的春天》和《哥,你好》原定于2022年4月2日和2022年4月30上映,但由于疫情反复及影院管控措施加强,导致两部电影延期上映,后续影片上映计划也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万达影城3

电影营业率低是造成业绩滑坡的主要原因之一。 受疫情影响, 今年全国影院营业率一度降到了40%以下。 截至2022年4月27日,这一数据回暖到50%以上,但吉林、上海的影院仍没有开放。 

作为全国最重要的票仓城市,上海影院的关停,无疑为今年的电影票房收入蒙上一层阴影。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此前四年,上海五一档占全国票房市场的比例一直在5%左右。

招联证券研究所认为,“上海影院恢复营业日期很难预估,全市影院暂停营业对五一档票房影响较大,影院完全恢复正常运营要到暑期档”。

缺乏优质内容也是电影市场面临的困难之一。在进口片方面,2021年上映的进口影片数量较2019年减少近一半,票房减少约150亿元,占比由2019年的37.5%降低至15.5%。2022年以来,这一趋势并未改善。

国产片的情况也难言乐观。由于影视行业查税风波,加上郑爽、吴亦凡、张哲瀚等多名艺人因失德、涉嫌违法等登上中国演出行业协会警示名单,使得相关影视项目投资打了水漂。

中国青年剧作家导演向凯表示:“资方对影视投资越来越保守,影视项目也日益减少,不少资方干脆抱团拍主旋律片,上映的院线电影中出现了越来越多战争片。虽然短期来看,主旋律片提振了票房市场,但电影类型和内容的单一化,正在消磨观众的观影热情。”

电影市场还没等到春天

电影市场在经过2021年的高光时刻之后,再度跌入冰点,就目前而言,疫情对电影市场的影响还将延续。

面对巨大的生存压力,各地政府纷纷出台扶持措施,以补助、奖金等形式,帮影院渡过疫情难关。比如,温州、金华两市会按座位数给予影院6个月的补助,每座每月25元。

电影院也在设法自救,不少片方开始向线上渠道和数字化转型,将文娱行业和数字藏币、元宇宙等相结合,今年春节档爆火的《奇迹·笨小孩》片方联合丸卡推出官方系列数字藏品,并引发了年轻人的抢购和讨论热潮。

蹭元宇宙的热度,抢占Z世代的心智,这一思路或许可以为低迷的行业注入活力。

还有影院做起了剧本杀、脱口秀的生意。去年8月,万达影城开设了首家沉浸式剧本杀门店“万影寻踪”。一些广州、深圳的影城举办起了脱口秀演出,成都部分影城则引入了开心麻花剧团进行演出,北京部分影院还将相声表演引入了影院。

但在向凯看来,内容仍然是电影院的主要收入来源,这些增收方式并不能本质上解决影院的困境,如果不能靠优质影片吸引观众进入影院,短暂的热度过后,观众依旧会流失。而且,剧本杀也需要有相应场景配套,影院的环境不能完全契合要求,改造成本很高。

这几年,向凯见证了无数影视行业高端人才挥别深耕多年的影视行业,“很多电影行业的人都转行去做小生意了,原本艺术是他们的追求和梦想,但是后来发现不是这样,越走越看不到光。”

不少在影视行业里发光发热的人都在离开。疫情之前,王蒙(化名)一直在横店拍电影,干活的日子零零总总加起来大概半年,年收入40万左右,在他看来还算滋润。但疫情以来,他接到的活越来越少,2022年横店影视城所有剧组暂停了拍摄,他彻底失去了收入来源。

影视圈的导演们有的拍起了网剧、电视剧,有的转战抖音、B站拍起了短视频,和网红抢起了生意。编剧们也接起了剧本杀一类的兼职。

据向凯透露,影视行业至少一半的人都转型去了其他行业,其中去游戏行业的最多,“有技术的都去做了游戏音效和音乐设计,没有技术的就去卖产品了。剧组的演员都成了主播。”

就连明星也无法免俗,2021年起,原本高大上的一二线明星、流量巨星纷纷开始直播带货,鹿晗蹭起了第一主播李佳琦的热度,张柏芝卖起了金镯子,久未出现在荧幕上的贾乃亮,已经快成为半个专业主播了。

4月中旬,朝阳区颇具名气的慈云寺苏宁影城正式宣布停业,大批椅子被扔在街头和公交车站附近,引来无数影视圈人士哀叹。没过多久,大地影院旗下的多家电影院也宣布关停。这些影院停业,大部分是因为交不起房租。 

最近三年,因为影院不定期停业,很多刚入行的年轻人已经转行卖保险、送外卖、做餐饮。上述影院运营经理观察到,“行业经验浅的人,离职成本低。像我这样的行业老人,只能继续等待疫情恢复的那一天。大家齐心协力战胜疫情吧。” 

如今,没戏可拍的王蒙,偶尔在三里屯跑出租赚点外快养家。不过,他表示,跑出租也没那么好赚钱了,“来三里屯夜场的人比往年少太多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