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的国际电影市场

2019年全球电影产业创造了前所未有的票房纪录,根据Comscore的数据,在疫情前全球票房420亿美元,(约合2900亿人民币),其中300亿美元 (约合 2073 亿人民币)为国际票房 。

 “ 今年迄今为止,全球票房101.5 亿美元 , 国际票房82 亿美元, 其中大部分来自中国。”  

- Nancy Tartaglione 

(Deadline)

在”德尔塔” 新冠疫情笼罩下,2021年的CinemaCon虽然得以开幕,但显然缺少了来自中国的同行代表,也没有来自其他国家的代表,第一天的“国际日”活动被缩减到一个1小时15分的圆桌论坛: Globally Speaking: A look at the international Market   但中国电影市场成了主持人南希·塔塔廖内(Nancy Tartaglione,Deadline的国际票房编辑暨资深撰稿人) 的开场白。她说没想到今年的国际论坛比疫情前的2019年的国际论坛人还多。戴着口罩保持一定社交距离的会议厅里不但座无虚席,还有站着的。可以理解,在国际票房占据全球票房的70%以上的号召力下,人们不惜冒着风险来听听。


图/Photo©Keping Qiu 2021

为了保证参会者的安全,CinemaCon主办方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要求参会者报到之前出示疫苗接种的证明,或者出示在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的证明,甚至在报到处安排了检测站。 而且,不管接种了疫苗与否,必须遵循内华达州的命令在室内戴口罩。这在美国的防疫措施中也算是最高标准了。即便这样,还是得罪了一些“要戴口罩就不来了“的人。

主持人南希说,自去年4月以来居家远程工作, 她的实体观众只有她的狗、猫、驴子和山羊, 今天第一次面对实体观众不免有点紧张, 别提还置身于四位产业大腕之中。

这四位大腕是:全球第二大院线Cineworld 和旗下美国Regal 院线的CEO 慕奇·格雷丁格(Mooky Greidinger); 全球第四大院线Cinépolis 的CEO暨全球影院联盟主席亚历杭德罗·拉米雷斯·马加纳 (Alejandro Ramirez Magaña);环球国际发行总裁维罗妮卡·关·范德堡( Veronika Kwan Vanderburg)  和派拉蒙国际发行总裁马克·韦恩 (Mark Viane) 。


Photo: Courtesy of Daniel Loria/ Boxoffice Pro

上图左起:环球国际发行总裁维罗妮卡·关·范德堡( Veronika Kwan Vanderburg) 

主持人:Deadline 南希·塔塔廖内(Nancy Tartaglione)

CinepolisCEO亚历杭德罗·拉米雷斯·马加纳 (Alejandro Ramirez Magaña)

派拉蒙国际发行总裁马克·韦恩 (Mark Viane)  

下图左一:Cineworld CEO 慕奇·格雷丁格(Mooky Greidinger) 

以下以名(first name)谓称

南希说, 2019年全球电影产业创造了前所未有的票房纪录,根据Comscore的数据,在疫情前全球票房420 亿 美元,(约合2900亿 人民币), 其中300亿 美元 (约合 2073 亿人民币)为国际票房 。(“国际”指北美之外, “全球”即国际+北美的总和) 2020年新冠疫情的爆发将整个产业推向前所未有的混乱和瘫痪状态。面对挑战,每个人都要灵活应变,都在学习,都要做艰难的决定。现在情况好点了,但疫情还没有完全过去。然而,无论在疫情爆发之前或之后,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国际票房的重要性:2019 年占全球票房73%, 2020年81% ,当然2020年是惨淡的,而且不要忘了一些成熟的市场,如欧洲以及日本近来的成功案例。

当天的圆桌论坛对全球电影产业面临的挑战:流媒体、盗版、窗口、以及能够鼓励人们走出家门的影片等话题进行了讨论。


图/Photo © Keping Qiu 2021

图片说明:Cineworld 旗下美国Regal院线的500多位影院总经理/店⻓,全程参加了CinemaCon 2021。这是CinemaCon的⼀个传统,各⼤院线的GM/店⻓轮着来。

关于动态窗口期 (Dynamic Window)  

南希问两位院线CEO:你们现在对好莱坞片厂全球动态窗口的担忧程度有多大?

慕奇说,第一,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经历了最低谷, 也看到不同毒株的感染情况,也许还有更多要来。我们到了这样一个阶段,我们应该学会如何与新冠病毒共存,而不是逃跑。第二,仅从上周末的数字来看,只要有窗口期,表现都不错,从好莱坞片厂未来几个月的片单来看,总体来说,我对电影产业尤其是放映业的前景非常乐观。

亚历杭德罗说, 我同意慕奇。要说服人们回到影院,首先是要让他们和亲人感觉安全,希望这第三波过去之后,借助于疫苗, 像一些专家所预测的,大流行变成季节性流感之类的疾病,每年或数月打一针就行了。我们在墨西哥做了调查,人们说,在疫情大流行的时候,人们最怀念的就是上电影院看电影。只要感染率下降,人们回到电影院的数字会大增。关于大流行期间窗口期的实验, 由于疫情的不可预测性,我们可以理解,但也有很多教训我们可以吸取。 我仍然坚信, 保证一定时间的电影在影院的独家放映窗口期是电影回报最大化的模式。

南希问环球和派拉蒙: 最近几个月,你们两家只做超级大片的影院发行 -《速9》和《寂静之地2》 ,美国国内也有一些动态窗口期,其中一个问题是盗版,一旦影片在流媒体平台上放映,就出现高质量的盗版。对此,好莱坞片厂的经验如何,对好莱坞片厂的影响如何?

环球的维罗妮卡答道,关于 《速9》,我们根据每个市场的疫情恢复情况量身定制定了发行策略,这对国际票房获利的最大化是至关重要的。我们有几个地区的发行是早于美国本土几个星期的。为了最大程度地保护影片免遭盗版, 我们做了最大的努力。而且对这些市场,我们还做了更多的保护措施,最终,我们很高兴地看到,盗版程度相对是低的。

南希:其中原因是因为这些盗版在当时还只是在电影院里偷录的。

维罗妮卡回答:是的。

马克: 我当然同意维罗妮卡的看法。每个市场应该有不同的窗口期,至于多长,如何开映,我们还在继续观察,我们未来设定的窗口期应该是合适于那个市场的窗口期。当然我们看到盗版,我们的《寂静之地 2》还有8个市场因为疫情没能开放,盗版肯定会影响这些市场的。但由于我们没有将影片放到流媒体上,显然,盗版质量是不同的。

调查问卷:“你是怎么看的《黑寡妇》?”

亚历杭德罗谈到,一位拥有22.5万推特追随者的墨西哥电影记者兼网红加贝·梅沙做了一个超过25000人的调查,她只问了一个简单的问题: 你是怎么看的《黑寡妇》?28%的人 回答在电影院看的,13%回答在迪士尼+ 流媒体上看的,32% 回答没看。27%回答看了盗版的。  “如果你减去没有看的人,就是说,看过《黑寡妇》的人中40%是看盗版的 。 “这还是一个偏低的数字,一般人在承认自己看的是盗版时会犹豫。这就让你了解在新兴的市场中,网院同步的盗版情况有多严重。”  盗版者在网上发行后的第一分钟就有了高质量以及多语种的盗版版本,比起以前要在影院偷录每个不同的语种真是是事半功倍。 现在,他们一步到位,就可以获得完美多语种的盗版版本。 “网院同步” 使盗版者挣了不少钱。 

南希:这不但对于放映商来说是不利的, 对于发行商也是不利的, 大家都输了。 

南希:在这段期间,你们发行商和放映商之间的关系的性质是怎么演变了?或改变了?大流行有没有创造新的机会?

维罗妮卡:的确在大流行期间有很多机会构成很好的伙伴关系。这是一个对于每个在产业中的人都是困难的时期,而沟通绝对是伙伴关系的成功关键。

南希: (问穆奇)你感觉你现在和好莱坞片厂的关系如何?

慕奇: 大家都知道,发行商和放映商之间是伙伴关系,说到底,彼此都需要对方,但在这之间要找到平衡。 回到盗版问题, 网院同步,不是影院让步给流媒体平台迪士尼+ 或派拉蒙+多少, 不是让了20% 还是让了30% 上座率的问题,事实上我们大家都输了,都输给了盗版, 盗版贼才是真正的赢家。

据说,迪士尼+在美国上映两小时之后美国境外就出现了盗版版本,“盗版是没有国界的,他们完全不在乎迪士尼+在哪里营运。”盗版问题迫使我们与发行商伙伴讨论、测试、制定出一个合理的窗口期, 不见得跟以前那么长。这是一个新的现实,我们要比较快地出炉一个新常态,也许2022年初。你不可能在同一个国家里给不同的影院不同的窗口期; 或者给一个发行商10天,给另一个40天。 我们很快要有新的常态。

南希:(问马克)你对好莱坞片厂和放映商之间的伙伴关系怎么看?

马克: 现在我们每个人都很无奈。理论上,每个人都在为自身的生存在挣扎,但是正如慕奇说,这是伙伴关系,我们对面临的问题做过很艰难的讨论,最终我们采取了折中的方案。我们尝试了以前从没做过的事情。 在疫情期间能做到这样标志了我们之间有多么了不起的伙伴关系, 因为我们都为同一目标奋斗,那就是要把人们带回电影院。 这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 相互理解,不断讨论,寻求前进的途径。

在万变的疫情期间,两位国际发行总管对“Nimble” 一字体会深刻,马克说,”我非常赞同维洛妮卡,你必须非常’Nimble’ - 非常灵活应变”。

 “什么驱使人们回到影院?疫苗接种率还是电影产品?

慕奇: 首先,吸引人们回到影院的的动力是他们想念电影院,怀念看电影的体验。安全同样非常重要,我们花了巨大力量保证影院的安全,这是非常鼓舞人心的,说明影院生意会持久, 很久以前, 有人对我说,你的下一部有多好你就做得多好。当然,产品是驱动力要的。同样一部电影,以《神奇女侠2 》为例,在电影院看的人对影片的喜欢程度度是在家看的两倍,这是完全不同的观影体验。

慕奇: 我们的任务在疫情前和疫情后是相似的。首先一条就是要提供好的电影院,好的影院体验,假如观众走进我们的电影院发现画面昏暗、声音不好,电影院脏乱, 器材坏了,那是没有什么可以补偿的。 我们不拍电影,我们提供最佳的影院体验和良好的服务, 什么也没变,只是我们现在工作更困难一点,要对付口罩,卫生消毒方面的事宜。 

 “疫苗和安全措施, 2022年可能回到2019年的水平。” - 慕奇

慕奇: 我是在影院家族长大的,是这个产业的第三代人,每5-7年 就有人对我父亲说,电影要死了,电视会杀了电影,录像会杀了电影,DVD 会如何如何…,我父亲告诉我, 下次再有人再这么说, 你就告诉他,明年将是最好的一年。2022年可能就是最好的一年,我们等着瞧。


图/Photo © Keping Qiu 2019 - 2021

图片说明:Cinepolis, Del Mar Heights, 加州, 是墨⻄哥和拉丁美洲最⼤的院线,全球第4⼤院线,在18个国家有他们的影院。

题图:CinemaCon总监 Mitch Neuhauser 在凯撒宫主会场8/23/2021

Photo:David Becker/Getty Images for CinemaCon

Thanks Boxoffice Pro for Podcasting the entire panel recording with superb quality.

8/23/2021 · 拉斯维加斯 · 凯撒宫 · Day 1

跨国院线CEO及国际发行总裁圆桌会议现场报道

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