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国际电影节出圈的影片,仍然困在票房里

或许,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审美的变化,这些在票房上遇冷的获奖影片也能迎来叫好又叫座的局面。

近年来,无论是中国电影,还是中国电影人执导的外国影片都经常出现在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上,但这些影片往往会在票房上遇冷。

9月13日,赵婷导演新片《无依之地》在威尼斯电影节获最高奖——最佳影片金狮奖,成为继侯孝贤、张艺谋、蔡明亮、李安、贾樟柯之后的第六位华人金狮导演。

9月15日晚,艺术电影放映联盟透露赵婷导演2018年的电影《骑士》确认引进中国内地。这部影片曾让她进入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消息传出后,除了期待,还有另外一种声音:“不拿奖就不引进?”“这种文艺片能有多少人买账?”

0 1

中国电影人频频在国际电影节闪耀

票房、拿奖是电影人最期待看到的事情,而 欧洲的威尼斯、戛纳、柏林三大电影节更是很多人心中的理想胜地。

三大电影节风格各异,其中 威尼斯电影节是世界第一个国际电影节,偏重艺术性与先锋电影。鼓励导演们拍摄形式新颖、手法独特的影片,只要有创新之处,哪怕有缺陷也能被电影节接纳。

第一个在威尼斯电影节受到瞩目的是 侯孝贤,1989年他执导的电影《悲情城市》夺得金狮奖。之后, 张艺谋两次斩获这一大奖,分别是1992年的《秋菊打官司》 和1999年的《一个都不能少》,成为威尼斯电影节史上第三位双金狮导演。 1994年第51届威尼斯电影节, 蔡明亮凭借《爱情万岁》拿到了金狮奖。 2005年的《断背山》和2007年的《色戒》让 李安成为了第四位双金狮导演。 贾樟柯2006年第凭《三峡好人》获得第63届最佳影片金狮奖,次年凭《无用》获得纪录片金狮奖。今年, 赵婷凭借聚焦美国现代游牧人的《无依之地》获得金狮奖。

可以发现,这些影片的题材在当时都是非常新颖独特的。

1994年 夏雨凭《阳光灿烂的日子》获得最佳男主角,2011年《桃姐》饰演者 叶德娴获得最佳女主角。此外, 吴宇森拿过第67届终身成就奖,今年的终身成就奖获得者是 许鞍华。

戛纳电影节有欧洲最大的电影交易市场,其强大的媒体宣传确保入选作品可以立即向世界推广,所选影片看重其在电影进程中所发挥的作用。

中国电影在戛纳也是收获不小,早在1990年, 张艺谋的《菊豆》获得了路易斯——布努埃尔 奖。1994年,张艺谋的再战戛纳,《活着》获得评审团大奖,但 葛优却凭这部电影获得了最佳男主角,成为首位华人戛纳影帝。

王家卫、姜文、杨德昌、侯孝贤、贾樟柯、张曼玉都是在戛纳拿过奖项的电影人。但目前为止 最高奖项“金棕榈”只有1993年陈凯歌的 《霸王别姬》这一部电影。不过,戛纳电影节作为关注度最高的电影节,会有许多华语新片进行展映。去年, 《南方车站的聚会》入围之后,在海外赚足了声量,对国内的宣传起了很大助力。

柏林电影节似乎是三大电影节中最不起眼的一个,因为其对小众电影的喜爱,导致早年间影展上的面孔鲜有人知,再加上关注政治性和社会性,很难符合大众的口味。

在柏林电影节,一共有6部影片获得最佳影片金熊奖。1988年张艺谋的 《红高粱》是第一部,同时也是首部获得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最高奖项的华语电影。1993年,李安的 《喜宴》和谢飞的 《香魂女》同时获奖,1996年,李安凭借 《理智与情感》再次获奖,之后的两位导演分别是王全安 《图雅的婚事》和刁亦男 《白日焰火》。

2019年2月16日王小帅执导的电影 《地久天长》两位主演获得了柏林电影节最佳男女主演两座银熊奖杯。再一次让人们关注到柏林电影节。

0 2

拿奖影片在国内却频频遇冷

从《红高粱》开始,30多年来,中国电影人在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上拿到了大大小小许多奖项,推动了中国电影在国际上的知名度。

但在国内,即使是在影院普及度已经颇高的现在,多数获奖影片仍面临叫好不叫座的局面。其中一个大原因在于,这些影片多多少少都偏文艺向。《地久天长》的上映时间与获奖相隔不到一个月,按理说影片热度正高,再加上王源的参演,本应在票房上有所突破,但最终票房只有4千5百多万。

贾樟柯的电影更是获奖无数,在国内的知名度也足够,但票房还是一片惨淡。不止中国电影,获得大奖的国外影片也很难在中国叫好又叫座。

这种局面,一方面是因为这些影片在题材和关注点上多数比较小众,很难引发大众的共鸣。上文提到的贾樟柯所创作的影片多以自己的家乡为题材,其中有大量的方言,观影时需要极高的专注度,很考验观众的耐性。反观,票房较高的获奖影片,都能在情感上引起人们的共鸣。

3.76亿票房的《何以为家》讲述黎巴嫩难民,但影片中“生孩子养孩子”的话题是中国社会的一大热点;《绿皮书》中人与人之间的偏见、朋友之间的情谊普世的话题,所以即使故事背景是20世界60年代的美国,影片仍然能让人引起共鸣,所以影片在国内获得了4.78亿票房。2014年3月刁亦男的《白日焰火》在柏林拿到金熊奖后上映,虽然是文艺片,但有了悬疑的元素,再加上廖凡、桂纶镁、王学兵几位演员的名气,影片的票房突破了1个亿,在当时的获奖影片中属于佼佼者。

另一方面,与影片的宣发也有很大关系。《地久天长》导演“泡妞攻略”的“自杀式营销”败坏了不少路人缘,让电影营销的视觉效果付诸东流。《地球最后的夜晚》货不对版的营销方式虽然让电影赚到了不少票房,但口碑迅速崩盘,也让观众对文艺片有了更深的“痛恨”。

相比较之下,《南方车站的聚会》的营销方式则为影片形成了一股助力,除了多场线下活动,胡歌、桂纶镁两位主演还走进了直播间优惠售卖电影票。随着多个热搜话题的出现,关注电影的人也多了起来。再加上影片本身的质量,最终获得了两亿多的票房。

对普通观众来说,感兴趣、有共鸣的影片是买单的主要原因,但这并不能否认这些影片的价值所在,《霸王别姬》至今仍频频被人拿出来观看,讨论。或许,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审美的变化,这些在票房上遇冷的获奖影片也能迎来叫好又叫座的局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