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装”少女,无戏可演的“章子怡”们

章子怡“下凡”翻车,最本质原因在于“S级”女性演员的稀缺。

中生代女性演员应不应该饰演“少女感”角色?

近期,章子怡要求《上阳赋》片方和视频平台别再消费她营销“少女感”的问题上了热搜,中生代女性演员角色“装嫩”的问题再度被大众热烈讨论。当然,不止章子怡受到了这种年龄不匹配角色而带来的质疑,前两年出演《如懿传》的周迅也曾遇到同样的问题。

实际上,对于《上阳赋》《如懿传》这样大制作、长集数的剧集来说,随着近年来剧集制作水准的提升,即使有“限酬令”的控制,制作成本也只增不减。这决定了这些剧集会优先考虑更有市场影响力的“S级”演员来降低风险。

其次,《上阳赋》这种超长的大女主剧往往讲述了女性角色的成长过程,这种有年龄跨度的角色对演员的要求也相应有所提高。尤其是,这些剧集可能已经不再符合当下的大众审美,也为担任主演的女性演员增加了一重挑剔的眼光。

值得注意的是,如今影视行业所拥有的“S级”女性演员仍是章子怡、周迅、巩俐等早一批女演员,近几年的市场并不具备输出年轻“S级”女性演员的能力,导致了这类演员青黄不接。因此,短期来看,无论电影行业、还是剧集行业的选择并不多,只能一起吃这批“影后”的老本,这种年龄不匹配角色的问题并不会消失。

1

—不造“S级”女性演员的产业环境—

严重断层。

国内影视产业发展到今天,无论是否区分所谓的“电影咖”、“电视咖”,市场和大众在提及“S级”女性演员时,能够罗列出的演员名字基本还停留在巩俐、周迅、章子怡等这批中生代女性演员上。

虽然随着整个影视产业的不断发展,确实有很多优秀的80后、90后女性演员获得了不错的知名度和认可度,但市场和大众似乎还是不会把她们归到“S级”女性演员的行列中。由此来看,女性演员存在着十分明显的断层现象。

问题在于,回看近几年影视产业的发展,整个大环境并没有造就更多年轻的“S级”女性演员的出现。在电视剧领域,近几年《延禧攻略》等爆款剧集不断出现,却没有多少女性演员能够被认为是在大众认知度和市场号召力开始逐渐拥有绝对优势的。

而到了更“高维”的电影领域,基本从2017年开始,整个市场上票房破10亿的国产片是以《流浪地球2》《八佰》这样的重工业大片和《红海行动》《我和我的祖国》这样的主旋律影片为主的。

这一变化带来的是,影片主要集中在各种男性角色的塑造上,其中的女性角色并不占据主流地位,也不利于饰演相应角色的女性演员凸显出来。显然,近几年的市场想要输出更多年轻“S级”女性演员的能力不足。

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影视产业在“S级”女性演员的选择上只能不断重复章子怡、周迅等这些早已成名的“影后”。但现实在于,这些“S级”女性演员的年龄一直在增加,留给整个影视产业的可选择面变得更加狭窄。

2

—成本不菲的剧集

靠顶级卡司抗风险?—

市场影响力的绝对优势。

实际上,从近几年的剧集来看,无论是上星的剧集、还是网播的剧集,都能够看到行业整体的制作水准正在不断提升。这意味着,剧集的制作成本也会相应地不断增加。

虽然电视剧行业已经在“降片酬”方面实现了一定的规范化发展,但这一变化并不会对制作成本产生影响,制作成本只增不减的情况仍是一大长期趋势。对于“一锤子买卖”的剧集来说,这带来的市场风险也是只增不减。

可以看到的是,能够更实质性地代表整个剧集行业发展水平有所提高的剧集,更多的还是以《上阳赋》这样大制作、大投入的剧集为主。因此,仅仅基于制作成本,《上阳赋》所需要面临的市场风险就不容小觑。

不过,相较体量类似的电影来说,《上阳赋》这种剧集往往需要更长的制作周期,像是章子怡怒斥的微博中写到出演《上阳赋》时她是38岁,到播出《上阳赋》时她即将过42岁生日,这种“滞后性”也为剧集增加了一定的市场风险。

那么,对于《上阳赋》这样制作成本并不低的剧集来说,“如何降低风险”这一问题便成了这些头部剧集的根本压力所在。

以《上阳赋》为例,成本不菲的剧集想要回本,就必须在交易中拿出足够的卖点:力邀章子怡这样大众认知度和市场号召力拥有绝对优势的“S级”演员自然成了其中的一个最优解,能够极大程度上降低市场风险。

3

—超长大女主剧背后的演员困局—

不符合当下审美。

从68集的《上阳赋》来看,这部剧集明显属于超长的大女主剧。对比之前的《如懿传》《大明风华》等类似剧集,这样一部集数较多的剧集往往有着人物角色从少年到中年,甚至到老年的一个变化过程。

正是因为如此,能够诠释出这种有着年龄跨度的角色经历了怎样的成长,对一位女性演员的演技有着极高的要求。真正符合这一条件的女性演员,并不多见。

再加上,目前市场上出现过的超长大女主剧多数是以宫斗、古装等题材为主,这种题材限制下的女性角色在后期剧情中经常成为了气场十足、手握大权的领导者,能够驾驭的女演员更是成了少数中的少数。

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大众审美已经发生了一定的变化,这两年市场上出现的大女主剧所收获的市场反响并不算乐观,比如豆瓣评分4.8的《皓镧传》等。《上阳赋》这部2018年已经完成制作的积压剧集如今才跟观众见面,在当下的大众审美下确实展现出了一定的“不适”。

其次,如今的市场和大众更加欢迎中短剧。根据2020年腾讯娱乐白皮书报告显示,口碑排行TOP20的剧集中,20集以下的短剧占了30%;播出剧集在40集以内的共有285部,占了80.3%。显然,68集的《上阳赋》并不占多少优势。

实际上,《上阳赋》这样长集数的大女主剧通常属于大制作、大投入的剧集范围,这种能够代表整个剧集行业水准的头部大剧还会在市场上继续出现。这就决定了,章子怡在《上阳赋》中遇到的问题还会在其他中生代女性演员,特别是没那么年轻的“S级”女性演员身上出现。

毕竟,对于这些“S级”女性演员来说,像是《夺冠》邀请巩俐这种机会在当下的电影行业中并不多见,可供选择的更多的是“下凡”剧集行业。所以,这种“S级”女性演员青黄不接带来的“角色不匹配”困局仍将是未来影视行业的一大趋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