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虫》的奥斯卡小金人是怎么炼成的?

《寄生虫》不但改写了韩国电影的历史,也改写亚洲电影的历史,甚至也改变了美国电影的历史!

在刚刚结束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韩国影片《寄生虫》惊天爆冷,拿下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国际电影四项大奖,成为当晚最大赢家。而伴随着《寄生虫》每拿下一座小金人,都有新的记录在诞生!《寄生虫》不但改写了韩国电影的历史,也改写亚洲电影的历史,甚至也改变了美国电影的历史!在奥斯卡近百年的时光中,无数个国家的电影人在向这个方向努力,前有各位日本的电影先驱,后有墨西哥三杰为代表的南美势力,还有张艺谋导演李安[微博]先生的华人军团,但时光荏苒燃烛灰烬也不过能摸其边缘,如今,这一切却被一部韩国电影完成了!在这背后,代表着学院乃至世界电影格局怎样的变革?

《寄生虫》改变了什么?

可以说,在《寄生虫》之前,韩国电影是全面落后于日本和中国的,不论是电影市场的体量,还是在欧洲三大和奥斯卡等奖项上的斩获,都被两个邻国全面压制。如今《寄生虫》一步冲天征服大洋彼岸,几乎每一步都在改写历史,让我们跟随它的脚步,看看它到底改变了什么?

  2019年5月25日,《寄生虫》斩获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这是韩国的第一个金棕榈,因此韩国也成为日本、中国之后第三个拥有金棕榈的亚洲国家

  2019年12月,《寄生虫》斩获金球奖最佳外语片,实现韩国金球奖零的突破

  2019年12月,《寄生虫》获得广播影评人最佳外语片和最佳导演,实现韩国广播影评人零的突破

  2019年12月,《寄生虫》拿下演员工会最佳集体表演奖,成为影史第二位夺得此奖项的外国影片,第一位是《美丽人生》

  2019年12月,《寄生虫》获得奥斯卡6项提名,其中同时获得最佳影片和最佳国际电影提名,这是奥斯卡百年历史上的第10次,第6次是咱们的《卧虎藏龙》

  2020年1月,《寄生虫》拿下剪辑工会奖,这是史上第一部夺得此奖项的外国影片

  2020年1月,《寄生虫》拿下艺术指导工会奖,成为史上第三部夺得此奖项的外国片

  2020年1月,《寄生虫》拿下编剧工会奖,奉俊昊成为史上第一位夺得此奖项的亚洲人

  2020年2月,《寄生虫》斩获奥斯卡最佳国际电影,实现韩国奥斯卡零的突破

  2020年2月,奉俊昊斩获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成为获得此奖项的亚洲第一人

  2020年2月,奉俊昊斩获奥斯卡最佳最佳导演奖,成为继李安之后的亚洲第二人

  2020年2月,《寄生虫》斩获奥斯卡最佳影片,奥斯卡92年历史中,第一次将最佳影片颁给外国电影!

这样的结果并非偶然

这样的结果并非偶然

相信当奥斯卡最佳影片公布时,无数人都被震惊了,但实际上这样的结果并非偶然,从《寄生虫》一路横扫各大工会的势头就能看出,从申奥起跑之初 《寄生虫》就俘获了大量评委的心。那么,问题来了,天下的优秀影片如此之多,为什么偏偏就是《寄生虫》呢?

几乎是在颁奖的瞬间,就有大批观众表示了不屑和失望,喜欢本片的人和不喜欢本片的人很快成为了两个极端,但我在这里想说的是,这真的只是一次偶然么?

2013年,鸟叔psy的“江南style”在油管上爆红,一举杀入美国billboard音乐榜第2位,同样很多人表示极端不屑,认为是个偶然。

最近几年BTS成功杀入美国音乐圈,专辑销量突破百万,歌曲频频登上billboard榜,照样很多人表示不屑,认为是个偶然。

然后,就是今年的《寄生虫》,还是有人不屑,认为是个偶然!

这每一个“偶然”都是空前的,都是其他国家艺人做梦都没有想过的,或是想过却从来没有做成的!

而我相信,一连串的偶然后面,绝对是必然。

当年李安拍摄《理智与情感》的时候做过一个采访,被问到:“你是一个东方人,如何去掌镜这英国古典文学改编,差距如此之大”,李安回答是:“虽然外在表现形式不同,但里面的情感内核都是相通的,我只是抓住了这个”。

所以,当我们在嘲笑江南style的时候,有没有发现歌词中鸟叔对富人奢靡生活的讽刺?有没有看见他的骑马舞无形中契合了美国的马背文化?

所以,当很多人看见BTS就骂的时候,有没有看见他们改良了K-pop的音乐模式,杂糅了美式流行的元素,做出了适合美国本土口味的运营?

所以,当你吐槽《寄生虫》里面的种种不合理,结构和语言太过机巧,或是压根就觉得它不值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它反映的贫富阶层差异、矛盾,以及其中混杂的各种情绪,也是美国社会现在所面临的巨大问题?尤其是特朗普上台时,几轮民调都是希拉里领衔,一旦公投却迅速转向,无不证明普通民众与精英阶层的巨大裂痕。

当我们在不停的表示不屑时,韩国人已经从开始从文化上摸索出一条打入美国主流社会的道路,将自身文化与美式文化相融合,而这条路咱们也曾经有过。

想当年《卧虎藏龙》一战成名,西方社会掀起了一股功夫潮,紧接着成龙[微博]、李连杰[微博]等一批明星都踏上了闯美之路且收获颇丰,但随后就出现了断层并归于沉寂,而今年金球第一位亚裔影后的荣光,也仅仅闪现了一瞬就淹没在了《寄生虫》的狂潮中。

《寄生虫》以纯外国片的身份横扫奥斯卡

《寄生虫》以纯外国片的身份横扫奥斯卡

好莱坞又改变了什么?

这几年好莱坞依然还是星光闪耀,刺眼的镁光灯掩盖了后台的变革。先是号称地表最强公关的韦恩斯坦因性骚扰丑闻轰然倒台(更深层的是奥斯卡对这种纯公关的摒弃),随后是去年奥斯卡评委团大批量扩容吸纳全球会员(改变白、左、老的局面,增加年轻评委和有色人种评委),今年学院宣布将“最佳外语片”改为“最佳国际影片”(不再将语言作为屏障,拆除巴别塔!),最有趣的是,之前奥斯卡与以欧洲三大为代表的欧洲电影节势同水火,但凡被欧洲钦点的佳片进入申奥流程就冷火着凉,如今却多多少少与欧洲三大出现重合(男主提名中出现了威尼斯影帝,戛纳影帝,威尼斯戛纳双料影帝),自然也提升了演员们欧陆美陆两开花的几率,还有今年艺人缅怀环节惊喜出现高以翔[微博](虽然这八成是为了讨好中国市场),以及韩国电影《寄生虫》以纯外国片的身份横扫奥斯卡,如此种种都说明一个问题——奥斯卡正在大跨步的变革着!

梅丽尔-斯特里普揭示潮流

梅丽尔-斯特里普揭示潮流

多元文化的大潮已经到来,学院张开双臂拥抱世界了!

说句实话,之前随着一年又一年程式化的颁奖,我基本已经将奥斯卡定位为美国电影工业的一场大型春晚,年结了大家聚一聚闹一闹仅此而已。但随着《寄生虫》夺得最佳,奥斯卡彻底改变了我对它的看法,同时我明白了为什么美国的电影工业能够成为这个星球上的No.1,要知道《寄生虫》是一部没有美国资金注入、没有美国制作人员参与、没有美国发行方主导的三无影片,奥斯卡的这个举动相当于金鸡百花将最佳影片颁给了一部越南影片,学院可以放下自己的骄傲!放下自己的尊严!不惜用打脸整个工业体系的方式,接纳外来兼容并蓄,这才是他们能百年来位于不败之地的根本原因!

而事实上这场变革几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前年梅丽尔-斯特里普以一个前辈的敏锐和智慧,在金球奖颁奖典礼上向全世界揭示了这个潮流。如今,韩国人抓住了机会,一步登上了世界的巅峰,而我们却错过了。我相信日后亚洲还会有更多的影片在奥斯卡上大放异彩,但这个此时这个浓墨重彩的时刻将被永远的铭记在韩国人头上,与我们无关。

这就是《寄生虫》这座小金人炼成的最终原因,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办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