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三原因影响 多家影院决定7月20日暂不复工

仅有四天的复工准备期,在上班日的第一天影院打开大门,真的能如愿迎来如潮的观众吗?

       影院复工令发布40个小时后,6部国产新片紧急宣布定档,包含引进片在内的超过15部电影将在七八月进入影院。

  不过,在经历了昨天的狂欢之后,许多从业者开始思考现实问题。在“上座率不超过30%、观众全程佩戴口罩、禁止饮食”等限制条件下,能有多少观众走进电影院?率先拿出新片的片方能收获预期票房吗?影院开门的收入能覆盖成本吗?

  娱乐资本论采访了50多家家片方和影院,大部分从业者都坦言还在观望。其中超过20家院线表示不会在7.20号开张,不乏片方对当天大盘表示悲观态度。

  “现在影院复工必然亏本。”“可能一天大盘票房就十几万吧。”“至少到8月7日那个周末,影院复工率才能达到50%。”一切都还是未知。在影院刚恢复营业的这几个月里,电影行业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影院:细则不明、时间紧张,超20家院线选择不复工

  大部分影院决定不在7月20日复工。

  “我们不会在7月20号复工。”超二十位院线、影院负责人告诉小娱。小娱最经常去的朝阳大悦城金逸影院的员工就表示,他们还没有接到任何复工通知。

  这些影院之所以无法在7月20号正式复工,原因大概有三点:

  一是,昨天国家电影局发布的《电影院恢复开放的通知》中明确提到,需要“各地电影主管部门将关于恢复开放电影院的工作安排报当地党委和政府后,当地疫情防控部门有序推进恢复营业”。

  “7月20号开业完全没有实践的可能性,地方的执行一般滞后一周左右。”江浙一家影院的经理认为。而且每个地方的疫情程度不一样,所以各地主管部门的具体通知也不一样。济南一家影院的经理推测,全国绝大多数影院复工,得在七月底八月初。

  位于北京的影院则对复工流程有不同说法,有的认为不需要等政府通知,自发的消杀工作做完便可以直接开工,政府后续可能会进行防疫抽查;有的表示需要等政府下达通知,再做防疫,最后才可能正常营业。耳东影院方则明确向小娱表示:“因为防疫、排片和人员流失的原因,影院会花大概10天左右时间进行准备,8月1号将正式开业。”

  北京一家中型影院的经营者也告诉娱乐资本论,没法开工主要是因为各地细则不一样,而且时间太紧了,“比如细则里要求的控制上座率、消毒要专人专岗等等,这些都需要花时间准备。而且影院半年没开业,就算设备每天都在维护,地毯肯定半年没清洁过吧?还有影厅里的灯、各种电路,也要挨个排查。”据他预测,7月20日能开工的影院不会超过20%,至少到8月7日那个周末,影院复工率才能达到50%。

  二是,即便影院等来通知,做完防疫,但没有收到片子的拷贝,仍旧无法开业。

  虽然三月中影华夏已经列出一个片单,并将拷贝和密钥都给到各家影院,然而密钥早已过期,等于现在影院已经拥有拷贝和密钥的影片只有年前上映的《误杀》。

  网上流传各种关于可供影院放映的新片单,中影员工却向小娱透露:“片单尚未最终确定,还有几部影片在等待批准。而且目前中影准备的都是复映片,引进片要等上级单位通知。”

  到目前为止,7月20号能够放映的只有新片《第一次离别》以及复映片《当幸福来敲门》《误杀》三部。

  欢乐星橙总裁鲍华告诉小娱:“院线会先安排片盘,然后才是密钥,目前片盘正在路程中。”

  院线巨头万达方则表示:“因为中影华夏第一批复映片单还未确定,又不断有片方在提供片单过来,目前复工后究竟放什么影片还没完全确定。所以现在公司并未确定复工的具体时间,不过这些大概到本周末或者下周一会定下来,公司届时可能会官宣复工时间。”

  三是,虽然收到通知和片盘,有的影院仍然决定再观望观望,暂不营业。

  “20号大盘能到100万就不错了,可能也就十几万吧。”有影院经理悲观的预测。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影院考虑到自身的经营情况难免会做出暂不开业的决定。“没有片子,我们不急于一时,毕竟都等这么长时间了。而且影院工作人员需要重新招募,系统也需要进一步调试。”

  确实,影院如果开业,一开始基本都处于亏损状态。一家中型影院的经营者给小娱算了笔账,“我们六个厅六百多个座位,但现在又限人次又限场次,一天的场次几乎只有原来的一半。很多影院肯定会选择放弃上午场,从中午开始营业到晚上9点就关门了。现在又不让卖小食,复映的老片就算片方不分账,票价可能也就十几块,能有多少票房?”

  租金成本也是一个潜在的隐患。一些因之前的停摆刚和业主谈好租金减免政策的影院,是否会因担心业主反悔,自己要重新缴纳高额租金,背负巨大运营成本而暂不开业呢?

  大部分影院认为租金不会成为影响他们是否开业的因素。一家旗下有30余家影院的影投公司表示,他们和业主谈的减免方案已经全部签完合同,所以即使现在复工,也还是能够享受到合同中规定的减免优惠;

  有院线负责人则表示,他们和业主谈的方案分三种:第一种是疫情期间全免,开业后只交50%房租;第二种是今年全年都只交10%的房租;第三种是疫情期间全免,开业后的房租分摊到未来三年后再补交。所以房租也不会影响他们的开业决策。

  还有一类影院,本身就没有受到业主房租减免的优惠对待,即便开业后收入微薄,但他们还是希望能够尽快开业。

  可见,目前影院无法于7月20号开业的主要原因还是尚未接到当地主管部门通知、缺片以及需要时间做好防疫消毒工作。

  至于为什么通知得如此仓促,还选择在周一工作日开门营业,一位影城经理猜测,可能是电影局想低调行事,“一个月前就有消息传言7月20日会复工,当时某院线还传出过一张海报,说7月20日复工,虽然最后辟谣了。这个时间点八成是综合各部门意见早就定下了,但不想过于声张。”

片方:赶特殊档期上映,上座率控制在30%影响不大

  目前官宣定档的新片都是如何考虑的?未来表现将会如何?就目前来看,选择上映的新片大多是较为小众的或赶特殊档期的电影。

  “我们一直想找一个合适的机会上映,但太热门的档期往往大片扎堆,留给我们的市场空间会极为有限。”7月16日,电影《第一次的离别》出品人吴飞跃在接受娱乐资本论采访时表示,选择定档在7月20日,是结合了影片质量、市场和宣发等因素后的综合考量。

  一方面,《第一次的离别》此前已在多个国内外电影节上拿下“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大奖,在展映中取得了良好口碑。另一方面,作为小众文艺片,《第一次的离别》本身就难碰上合适的档期。更重要的是,影片主题“离别”和如今人们阔别影院大半年还有情绪上的呼应,在宣发上也有较大的帮助。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档期。”吴飞跃乐观地表示,或许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的档期了,第一次的离别》不管是片名还是内容调性,都跟现在这个档期的氛围非常匹配。从收到复工消息到最终决定7月20日上映,他们只用了30分钟。为了保证能在19日之前把拷贝送到影院,公司还临时追加了一笔预算,和一家快递公司达成了合作。

  和吴飞跃一样对市场持乐观态度的,还有《荞麦疯长》的制片人藤井树。这部由马思纯、钟楚曦和黄景瑜等出演的爱情电影本来定档在今年2月14日,早在年前就已在四个城市做了提前点映。但当团队开始筹备更密集的路演活动时,疫情来袭,所有新片都被迫撤档。

  好在电影的密集宣传期是在2月以后,所以《荞麦疯长》前期的营销费用损失还算可控。如今全国疫情基本已经稳定,七夕档距今又还有一个多月,片方有充足的时间重新调整营销方案,把原定的线下营销预算调整到线上,“因为中国的七夕和西方的情人节类似,我们连宣传的大方向都不用变,以前的物料改个日期就能用。”

  除了档期氛围合适以外,选择在8月底上线,片方也考虑到了观众的报复性观影心理。相比《唐探3》《夺冠》等大制作商业片,《荞麦疯长》这类爱情片更容易回本。抢在其他新片都没上之前上映,还有可能获得更好的排片。

  至于大家担忧的上座率问题,藤井树认为,现在各方消息都表明,疫情防控将会常态化。“‘上座率控制在30%以下’应该会成为常态化的防疫手段,可能等到10月甚至是明年,还是有这个限制。”

  更重要的是,市场正在复苏。“往年中国电影院的平均上座率都在20%以下,所以理论上来讲,就算把上座率控制在30%,也不会对行业有颠覆性的改变。”藤井树说。

  一位有十多年经验的影院经营者也告诉小娱,即使到8月25日现有的开工限制条件依然存在,院线片的票房应该也不会和往年同档期有太大差距,“30%的上座率已经很高了。如果排片比较有针对性,没什么废场的话,影响不会太大。而且真到了七夕,票价可能会涨。”

  不过,受目前开工条件的限制,电影院不能卖小食,只能靠票房收入,且能排的场次和座位都大大减少,在场次和座位如此“黄金”的情况下,影片的马太效应也会加剧。

  “正常情况下影院排片还是比较灵活的,甭管有多少大片,表现差一点的片子影院还是会排几场。但现在就算同期只有两部电影上线,其中一部的预售单场只比另一部差一百块,影院也会较真,很可能整个影院都只排那一部表现最好的片子。”一位影院经理表示。

  至于这些严苛的限制条件何时才能取消,多位业内人士都表示很难预测。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如果到了国庆档,有真正大体量的头部电影上线,上座率还要求控制在30%下,票房肯定会受到较大影响。

  “假设一个影院有三四百个座位,按照现在的规定砍一半每天最多也就一百多人来观影,完全支撑不了成本。而且越大的影城越扛不了,因为固定的房租成本很高。比较乐观的估计是,等到国庆档能放开,比如隔座不隔行,把上座率限制提高到50%,一天的总票房能有个四五千万。”某影城经理说。

文艺片亲子片赶档,商业大片还得缓缓

  如果真如许多影院从业者所言,到八月上旬影院基本复工,那市场恢复到往年同期状况还要多久?哪些片子适合现在赶着上,哪些适合留到国庆春节档?

  “如果有《唐探3》这样的大片宣布下周末上映,80%的影院都会迅速复工。像《八佰》《兰心大剧院》这样的‘疑似禁片’,如果能上可能比《唐探3》这种大众向的商业大片还能打。”一位影城经理表示。毕竟,第一批走进影院的大部分都是影迷。

  不过,像《唐探3》《夺冠》这类大片此前已经经历了大规模的路演宣传,后因突发疫情无法上映面临巨大损失,显然回本压力更大,风险也高,必然也更看重大档期,接下来的国庆档甚至是来年的春节档,可能才是它们首选的档期。

  一边是对曾经撤档的影片还怀有憧憬的观众,另一边是手握新片但不敢说上就上的片方,市场要想真正活起来,还得看可以提供给观众的片单,在接下来的8月到10月,每周能否保持有新片上映。

  在昨天进行复工借势进行海报宣传的影片,就是这一段时期上映的理想代表。比如奥斯卡系的《小妇人》和《婚姻故事》,此前商业性不足的奥斯卡系影片一般多在艺术院线放映,票房总体体量有限,且在线上已有资源,放到国庆档意义也不大。

  亲子向的影片,比如《许愿神龙》等动画片,暑期档是个好选择,但刚复工父母是否会带孩子去影院,还需要观望一下。

  对票房有野心的影片,比如《封神三部曲》《鬼吹灯之天星术》等,势必会选择国庆后更有利的档期,说不定明年再战,到时市场已经经历了第一轮的复工检验,可能就是另一种发展态势了。

  “现在第一批上的片子,肯定有很多都是买断片。如果7月20日后市场恢复得比较好,每天的票房都是递增的,总票房也能破百万,那等到8月中旬可能会有一批中等规模的电影上线。”一位影院经理预测。如果疫情不反复,市场表现也比较好,国庆档大盘很有可能恢复到往年同期水平。

  可以说,当下市场有充足的复工情绪,但这个情绪可能仅能维持两周;市场也有等待爆款的期待情绪,但这个情绪也有可能被反复的疫情和随机的防疫政策而打破。而对票房收益,以及对行业真正实现自我循环启动的焦虑,可能是横亘在每一个影视人心中的一道坎。

  仅有四天的复工准备期,在上班日的第一天影院打开大门,真的能如愿迎来如潮的观众吗?

猜你喜欢